第23章第二十三章_酸梅
情糜小说网 > 酸梅 > 第23章第二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章第二十三章

  chater23

  夏藤上到自己班的楼层,往常大敞着门热闹如菜市场的办公室,今天竟然是关着的。

  夏藤没多好奇,背着书包往自己班走。

  四班,五班,六班。

  前两个班都在早,只有他们班静悄悄的。今天是田波的语文早课,按理说都应该在背课文。

  夏藤推开教室门今天教室门怎么也是关着的

  她一进去,视线随后,脚步猛得停住。

  最后一排的桌子上,坐着一个人。

  一个消失在这个班许久的,人物。

  他穿了一整套校服,盘腿坐在桌子上,之前放在他课桌底下的纸箱,一个倒在地上,东西洒了一地,另一个搁在他腿边,纸板已经被撕裂,东倒西歪的。

  祁正随手拿了一本书出来,往第一页一翻,照着上面的名字念“高,雅,歌。”

  一个字一个字,念得人打寒颤。

  赵雅歌就是之前江挽月发飙那天说“祁正不来刚好多出一张空桌”的女生,此刻被这么一点名,整个人都蔫了。

  祁正又从箱子里拿出一本,翻开第一页,念“高,雅,歌。”

  再拿一本,再念。

  一连五本,都是叫高雅歌的女生的,她从座位里颤颤巍巍站起来,人已经快哭了。

  祁正哗啦哗啦翻完,然后捏在手里,胳膊肘往窗户边一搭,眼皮半耷拉着,“书还要不要”

  “要要。”高雅歌说话都开始坑坑巴巴。

  “要,为什么放我这儿”祁正很不解,歪着头,“当我不来了”

  “不是”

  “那是什么”

  高雅歌吓得不敢抬头,脖子缩进肩膀里。

  祁正嘴角一扬,咧出个笑“这么多东西,还拿俩纸箱装好,挺会利用空间啊。我刚才凳子一拉,人都坐不进去。”

  下一秒,瞬间变脸,书往地上一甩,声音狠戾至极,“老子的位置是他妈给你们收破烂的”

  一阵巨响,高雅歌直接哭出声来“不是我放的箱子”

  祁正甩了下胳膊,“那是谁”

  女生转着泪汪汪的眼找人,最后,和全班的目光一起,聚集在门口的人身上。

  夏藤听到高雅歌说那句话时,就已经意识到会发生什么了。

  可笑吗

  有点吧,反正人性向来是这么一回事。

  让人自私,让人丑恶,让人不假思索的抛弃良知。

  夏藤没有为自己辩解,她还没接受祁正回来这件事。

  祁正看到她了。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一刻的目光,他看人,更像用一把剑对准心脏,用一把枪抵住胸膛。

  会让人陷入无限的窒息和恐慌。

  但是夏藤习惯了。

  她被那样看过无数回。

  她习惯了。

  夏藤往自己的位置上走,边走边把书包肩带摘下来,走到跟前,包放进座位,人在他面前蹲下去。

  她把箱子扶起来,洒了一地的书列成一摞,重新把它们放进箱子里,收拾另一摊时,祁正从桌子上跳下来,一脚踢翻箱子,刚刚放进去的书又洒出来,场面恢复狼藉。

  有人惊呼一声,又赶紧捂住嘴噤声,害怕惹祸。

  夏藤动作停了,她扭头看了箱子一会儿,挪过去,扶起来,继续收拾。

  她当他不存在。

  甚至都没看一眼。

  快要收拾好时,箱子再一次被踢飞。

  情况变得有些惨烈,箱子被踢变形了,书洒一走廊。

  靠走廊有个同学看不下去,想帮忙捡起来一本,祁正在后面开口

  “谁敢捡”

  同学听见,哆嗦了一下,马上收回手。

  秦凡觉得不劝不行了,祁正这是要炸学校啊,他出声“阿正卧槽阿正”

  后面这声“卧槽”,是被夏藤的举动吓的。

  她几步过去捡起地上那本书,直接冲着祁正的脸甩过去。

  书页在半空中张牙舞爪的飞,然后猛猛砸在他脸上,纸张太锋利,脸颊瞬时被割破一道口子。

  夏藤瞪着他,眼睛烧着火。

  祁正侧着脸,舌尖顶起脸颊那道伤口的位置,抬手一摸,流血了。

  然后再抬眸,眼里只剩下黑色。

  “你找死”

  夏藤毫不畏惧,“你来。”

  她气的眼睛红了,那股子藏在身体里的,陌生又熟悉的劲又上来了。

  这么多次,她忍够了。

  “弄不死我你他妈一头碰死吧,畜生。”

  平静的语气,致命的杀伤力。

  祁正几乎被激的发了狂,冲上前掐住她的脖子,单手就把她高高拎起,夏藤逐渐双脚离地,气越来越喘不上来,她缺氧,大脑一片眩晕,汗也流进眼睛里,在祁正几近疯狂的眼神里,她也疯了。

  她没有求绕,用尽全身的力气,不为挣扎,只为挤出破碎的一句

  “你今天弄不死我,就等着被我弄死吧。”

  最后,是冲进来的田波和从后排飞奔过来的秦凡江澄阳制住了祁正,江挽月和其他女生接住她,她坠回地面,双腿一软,半晕了过去。

  醒来,是在医院病房里。

  夏藤想动,脖子一阵刺痛,她摸了一下,上面裹了层纱布,等了一会儿,再慢慢扭动,比刚才好多了,就是脖子上的皮肤拉扯着疼,应该是软组织挫伤。

  夏藤想下床,外面的走廊传来声音

  “我费多大力气才让校长同意再放你进来留校察看,好歹保留个学籍。好,你倒好,回来第一天就惹事,把人家掐成什么样儿了你看见没疯也不是你这么疯的你要是跟祁檀一个德行,趁早别认我这个姨”

  女人已经在尽量压低声音了,无奈隔音效果不好,夏藤躺在床上一字不落的听完了。

  她在想祁正面对这种劈头盖脸的数落会是什么更加暴躁的反应,结果好半天过去,都没人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他的声音才响起“她惹得我。”

  夏藤听见都要跳床而起了。

  “人家惹你你就能动手了再说你这个脾气,没干什么过分的事谁主动招惹你”女人没好气的道,“你再闯祸,我这下半年就腾出时间给你重新找学校吧。”

  祁正跟女人不在一个频道,“她怎么还没醒”

  “我跟你说话你就没听是吧”女人微微冷笑,“我看你挺紧张人家啊,怎么下得去手的”

  祁正没再回声。

  “行了,我进去看看。”

  女人说完,推门而入,祁正跟在她后面进来。

  夏藤坐在病床上,静静看着他们进来。

  她没看祁正,目光只落在女人身上。

  但是她知道,祁正一直盯着她。

  她没猜错,这个女人正是她今天早晨在校长办公室楼下看到的的黑风衣高跟靴,眉眼和祁正三分像,气质上上佳。

  是个漂亮女人。

  苏家的大女儿,被送去城里上学的苏池。

  她面对夏藤,已经完全敛起多余的情绪,面上滴水不漏,“什么时候醒的”

  夏藤没装,“有一会儿了。”

  祁正忍不住“醒了不知道叫人”

  夏藤没什么起伏,“脖子疼,刚醒发不出声音。”

  她这么一说,他不说话了。

  苏池瞪他一眼,“你出去。”

  祁正没动。

  苏池“舍不得走”

  祁正动了,往门口走了两步,又回头“你别威胁她。”

  苏池和苏禾不一样,年纪轻轻从小县城出去闯,大城市里比她家境牛逼的到处都是,没点儿本事怎么一路到今天,她最会干颠倒黑白反过来威胁人的事。

  她以为祁正对任何人都漠不关心,也不了解苏家的人,但是今天,就这一句话,苏池听出来了,祁正什么都知道,够聪明,也够敏锐,他只是懒得说。

  苏池没点头也没摇头,说“把门带上。”

  祁正出去,房间安静下来。

  “喝点水吗”苏池说着,已经走过去给她倒了一杯。

  夏藤轻声说谢谢,接过纸杯抿了一口,温度刚刚好。

  从她醒来,发现一个学校老师都不在的时候,她已经知道这个女人处理事情的手段和能力,也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

  这事儿准备私了。

  也只能私了。

  而且她没有选择。

  否则,那个重新找学校的人,是她。

  “是叫夏藤吗”女人坐在她床边,“名字很好听。”

  夏藤低头看着纸杯,“我姥姥取的,跟她名字一样。”

  女人侧头,“是姥姥带大的”

  “算是。”

  “那你看,需不需要请你的家人过来一趟我们好好聊聊。”

  “不用。”夏藤把纸杯捏扁,再一点一点按回去,“跟我说就可以。”

  苏池目光从她的动作移到脸上,然后点点头,“好,是这样,可能我的诉求对你来说有点无理,但祁正的情况你应该也知道,他差点被开除,我这次回来,也是专门来处理这件事。”

  夏藤“嗯”了一声。

  “据我所知,他这次的事,和你也有些关系,我当然不是说怪你,昨天我给祁正重新买了一套校服,了解到一些情况”

  “您直说吧。”夏藤也不想这么绕弯子了,把纸杯往床头柜上一放,“希望我不追究,也别出去发散,也别上报学校,对吗”

  她这么直接,省了苏池不少力气。

  苏池表情未变,回答“对,除此之外,你有什么要求,我尽量满足。”

  夏藤没有很快说话。

  这个局面,她不生谁的气。

  眼前的女人为祁正做到这个份上,已是尽职尽责。

  “确实有一个要求。”

  夏藤偏过脸,看着病房外的蓝天,阳光正明媚。

  “我要他给我道歉。”

  苏池没多想,“这个是必然”

  夏藤眼眶里的世界突然模糊,水光粼粼,声音已经有点哽咽,她忍了又忍,平复下去,才继续说“我要他真心实意的给我道歉。”

  苏池停住话语,看她。

  夏藤转过头,憋着泪,“如果您真的了解他,您就该知道他欠我多少句对不起。”

  医生检查过无大碍后,苏池带着夏藤去买了些涂抹伤口的药,问她想回家休息还是回学校,夏藤说学校。

  她高高拉起衣领,挡住脖子上的纱布,从醒来起,没有闹没有吵,亦没有掉一滴眼泪,自己面对一切,问题也全部解决,她的承受能力比苏池想象中的强出太多,太多。

  苏池开车送夏藤回学校,夏藤坐后座,祁正在副驾,一直从后视镜里看她,她照单全收,不给予一点回应。

  一个月没见,一见就闹成这样。

  到学校门口,夏藤自己开门下车。

  祁正也要下车,被苏池一把按住,“你明天再去。”

  “为什么”

  “夏藤提的。她说她暂时不想看见你。”

  握在门锁上的手一松,祁正往靠背里一靠,沉着脸,但也没再下车。

  苏池从没见过这么听话的祁正。

  果真是一物降一物。

  她转头,降下车窗,和夏藤说再见,让她有什么事随时联系她。

  夏藤没出声,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折身走进学校大门,扎低的黑马尾在身后轻轻荡着。

  瘦,而单薄。

  却藏满力量。

  苏池一直望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在校园里,她才把头转回来,语气里的温柔全部散去。

  她目视着前方,指尖在方向盘上打着磕,一下一下的。

  “阿正,提醒你一句,诚心诚意给人道个歉,以后离她远一点,这姑娘你招不得。”

  换成别人,她不会多事,但夏藤不是普通姑娘。她身处的世界,和他们太远了。

  娱乐圈里的纷纷扰扰她管不着,她只想护住阿正,这是她对妹妹唯一的念想。

  在错误的人身上栽跟头,一个苏禾就够了。阿正不能跟着。

  苏池点到为止,她以为祁正能明白。

  但是她忘了,除非祁正自己愿意,否则不管是谁,说的话他一概不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qingmi9.com。情糜小说网手机版:https://m.qingm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